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心依水听鱼

可惜无水可依,无鱼可听

 
 
 

日志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2015-04-01 19:51:50|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家大姐和白羊嫂子热情地约我六号去宜兴龙泉山远足,即使再加上请我喝咖啡,我还是狠狠地拒绝道:“路上堵,我不去。”
        不就踏个青吗,跑那么远做啥!
        陈家大姐无力地辩驳道:“顺便去买个茶杯茶壶什么的,宜兴出这个。”我有力地指出:“淘宝有卖。一样是假货,淘宝的还便宜。”
        陈家大姐耍性子:“表,我喜欢自己淘。一起去!必须!”
        白羊嫂子也来掺和:“新鲜空气淘宝没有卖的。必须去。”
        我沉痛地表白:“我不想面对陈医生。”
        我看到陈医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情就会油然而生。
        陈医生报考了上海某名牌医科大学的某偏理论研究的限招一名的研究生专业,他初试第一,复试第一。等他真正考上了,家里人出来反对了。陈医生表示:“要反对你们也早点反对呢,那我考也不考了。”陈医生去年考过一次,没考上,他打算再准备一年再考一次,要是考不上就不再考研了。之前大家都没反对,是因为觉得他今年肯定又考不上。
        陈医生就是那只“兔”。
        他之所以要读研,大约是有点厌恶门诊上的工作想要去高校学点东西。而至于脱产,他打算和单位去谈个小判,希望等他学成归来还能接收他。那么多打算竟也是空想,那么多努力终究也是白费。
        我则是那只“狐”。
        陈医生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不能做自己的主。我21年想辞职的事情,看来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