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心依水听鱼

可惜无水可依,无鱼可听

 
 
 

日志

 
 

充实的周六(2008.05.11)  

2012-05-15 09:34:34|  分类: 旧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很想念琴和她儿子,虽然离得并不远,但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我——懒,所以一直到昨天才有机会再去她那玩。因为周日上午的家长会,这个星期我就没回乡下,所以有了昨天的一个整天的时间,于是约了黏糊那家伙同去。

       我本打算买盆什么绿色植物去琴那的,怎么说也是个固定资产吧,不像之前的尿不湿,一点也没什么纪念价值。但因为路线的问题,未遂。不过倒让我发现了一路公交——19路,可以直接从我这到琴那儿,也就因为直接,我下了车还走没几步就到琴小区了,也就没能在路上发现一个卖花卉的店。哎,不就想偷懒少拎几步路吗。

       我在十点钟先到了,刘一凡小朋友正在拉恩恩。黏糊半个小时后到了,刘一凡小朋友随即拉了两泡嘘嘘。然后我们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对于陈妈妈已回乡下的事实,对于袁妈妈在家伺候早春红玉没空搭理黏糊的现实(虽然有点残酷),我俩不约而同地选择在这一时间到达,目的就不言而喻了。十一点整了,刘奶奶没有要做饭的想法。十一点半了,刘奶奶还没有要做饭的意图。我终于熬不下去了,提议去外面吃饭,她俩马上表示了同意。要知道早上我就吃了两块夹心饼干,黏糊表示她吃了块蛋糕,琴最“险恶用心”,好不容易撑到做满月子了,肯定是想出去换换口味,就等我们说了,最后成功等到我说出了口。

       中午我们就在珠江北路上的“外婆家餐厅”共进了午餐,四菜一汤,我觉得还好,不知她们俩为什么竟现出了勉为其难,差强人意的表情。估计是一个刚生完孩子,一个正怀着孩子,口味变了的缘故,想当初我们是最吃得到一起的三个啊。

       吃完饭回到琴那坐了会,我跟她们讲了个我们教研组和教科室那个主任之间的几个段子。一点半我和黏糊告别琴,去了亭林公园感受春的气息,从前山逛到后山,从后山逛到前山,看到一朵琼花,碰到一个熟人——刘一凡的娘舅。三点多的时候出了公园门去我家里坐了一会儿,晚上和黏糊又去“老鹅馆”共进了晚餐。但因为在我家吃了太多东西——黄瓜、番茄、无数瓜子,我检举,黏糊还喝了一盒特仑苏,所以晚饭没吃下多少东西。最后送黏糊去了车站坐车回城北,当然中途出了点小插曲。

       然后,我回家,上网,睡觉,几觉醒来后就到了今天,然后怎么就又到了晚上了,又要就明天了,又要上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