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心依水听鱼

可惜无水可依,无鱼可听

 
 
 

日志

 
 

千岛湖游之中  

2011-07-21 22:28:20|  分类: 走走看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大奇山爬得我两小腿又酸又涨,个瑶琳仙境逛得我脑门昏昏沉沉,还好怡莱酒店地处码头(远离市区)环境清幽,我睡了一觉就恢复过来了。可惜怡莱的早餐很简单,就餐人员还贼多,吃个早饭像打仗。

       这一天我们主要就是坐船去千岛湖中的几个岛。还没坐上船呢,就被扣留在景区外拍照,免费拍小照,只是大照就涨到二十块一张了。

      山里阴晴不定,湖上也阴晴不定的,一会儿阴,一会儿雨,一会儿晴的。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我们先去了锁岛(岛上有各种各样的锁)、鸟岛(圈了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几只被拔了毛卖毛的孔雀、几只鸭子)、真趣园(有两把秋千,一个收费的蹦床)、奇石岛(据团友说那里有两块石头)。连接这几个岛的是几座浮桥:鱼乐桥上有几个鱼箱,养了些鱼,有一条据说有一米二长一百多斤的青鱼,我觉得我看到的那条就是;幸运桥上栽了很多水蓬蒿,某团友说水蓬蒿可以炒来吃,比陆蓬蒿好吃;状元桥原来的钢索桥由于种种原因关闭了,只能从新搭的便桥上通过。从鸟岛到真趣园可以坐船,十块钱一个,但因为不是自己划的,我就去走了幸运桥,当然即使是自己划,我也会去走桥。两脚不能踏在陆地上,我也要踏在浮桥上。我们乘坐的115号游轮,我们可是坐二楼包厢的哦。包厢另加六百,因为想着昨天那两个西瓜都三百多了,这个六百的包厢可以坐一天呢,大家就都同意了。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然后再坐船去登梅峰(原来叫梅峰不叫梅方啊)。在渡轮上的时候,船上导游就向我们收四十块的缆车费,我没交。在可以选择的前提下,我可不愿意把自己交给一个缆车,双脚悬空。再说梅峰海拔两百米,我应该可以用双脚爬上去,要是爬不上去我可以不爬。大约还是梅峰不算高,我和几个爬友用时十五分钟就上山了,在梅峰观景台上观雨景——又下雨。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我们几个在观景台楼下避了会儿雨就下山了,因为约定集合的时间还早,我们还在山脚下盘桓了一会儿。上了船才发现,去坐缆车的一个都没回。好在我们爬山的加上两个没去留守的正好十人,船家在清点了人数之后才批准同意我们开饭,给我们拿来了筷子端上了饭。等我们吃完之后,他们坐缆车的才回来。他们上去就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为了怕回来的时候又要排一个多小时,他们匆匆看了一眼山上风光就接着去排队了,所以还赶在了第二批吃饭。四十块是来回的缆车费,单程是二十块,但是导游没告诉他们有单程的。以下就是一群从山下下来的人的午饭表现,PS当时是中午十二点半: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我看到还有竹轿子的,标价是五十块往返。坐缆车的还有拍照哦,十五块一张。

       饭后我们被拉去了神龙岛,我最怕的一种生物。岛上还有人妖表演哎,十五块一张票,据说再花五十块能验明正身,都没人去看,我也就没好意思去看。结果有两个团友去看了,也不知会我一声。

       神龙岛出来之后,游船就把我们运回码头了,导游说还有一个景点,是去爬什么山,但是大部分团友都不想去了,然后就取消了。

千岛湖游之中 - 无水可依 - 有心依水听鱼 

       因为我们的宾馆就在码头,大家都走回去了。

       PS:千岛湖是人工建坝抬升水位而成,这些个岛原来都是些山头,水下面淹没着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淳安。

       PPS:怡莱后面有条叫做秀水的街,有很多小玩意儿卖,其中有个卖各类乐器的小摊,有卖古乐器陶埙的。

       PPPS:团餐的鱼头做得都不好吃,还贼贵。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