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心依水听鱼

可惜无水可依,无鱼可听

 
 
 

日志

 
 

清明扫墓  

2011-04-11 20:16:58|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们去了神仙园公墓扫墓,房子拆迁,坟也拆迁。神仙园里密密麻麻地,静止不动的全是墓碑,徘徊逡巡的都是找墓碑的人。婶娘和琳堂妹周六去扫墓就没找到我们的老祖宗,周日她们娘俩和我们结伴再去,我们在神仙园碰到很多原来的村民。

       五六年前我们村开始陆续被拆迁,两年前我们陈家宅被拆迁,我父亲他们只能无奈迁坟——迁我曾祖父曾祖母和我祖父的坟。曾祖俩都入土为安八九十年了就取了点土,祖父也入土二十多年了好歹取出个骨灰盒遗骸,然后迁往镇南边的神仙园公墓。此次迁坟,钱是姑姑出的,力是父亲出的,他将两处墓址记在了随身携带的电话本上。

       我们先去给我的曾祖、我父亲的祖父母扫墓,墓碑上写明,我那曾祖父叫阿小,曾祖母叫小妹,立碑人写的是我祖父和祖母的名字。曾祖的名字还是前年立碑时,祖母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的,他们就我祖父一个儿子,而祖母嫁给祖父的时候,曾祖俩都过世了,祖父也过世二十几年了,问谁去啊。我们在碑上挂了两串白色的鱼,燃了香,摆了祭品,化了锡箔,磕了头。

       然后我们去给我祖父、我父亲的父亲扫墓,墓碑上祖父的名字是黑色的,祖母的名字是红色的,立碑人是我父亲、叔父和姑姑。祖父本有一张照片的,嵌在骨灰盒上,我有点印象,入土后就化掉了,至此祖父只留在父亲他们的印象中了,我已经没有印象了,连轮廓都没有了,更何况五官。我们在碑上挂了两串白色的鱼,燃了香,摆了祭品,点了烟,化了锡箔,磕了头。

       而后婶娘娘俩去了给她父亲扫墓,我们则去给我外祖父外祖母、我母亲的父母亲扫墓。墓碑上我外祖父外祖母的名字都是黑色的,显然还被新描过,名字上面还镶有照片,立碑人是我大舅小舅、我母亲、我姨母。年前我外祖母还托过梦给我,让我们给她送点米去,她都没米吃了。我赶紧告诉了我母亲,母亲流下泪来,多折了很多元宝烧给祖母。我们在碑上几串鱼边上又挂上一串红色的鱼,燃了香,摆了祭品,点了烟,化了锡箔,磕了头。

       最后我们去给我大舅扫墓,大舅碑上的字也新描过,墓碑上大舅的名字是黑色的,舅母的名字是红色的,立碑人是我表哥和表嫂。大舅要是活着,今年正是他的本命年,一甲子。我亲手挂了一串红色的鱼上去,燃了香,摆了祭品,点了烟,化了锡箔,磕了头。

       又是一年,清明时。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