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心依水听鱼

可惜无水可依,无鱼可听

 
 
 

日志

 
 

南京归来  

2011-02-27 21:20:38|  分类: 狐朋狗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五我就买好了回程的票,下午三点五十二分的,和木木告别的时候估计才两点。四十分钟之后,我已经在南京站售票大厅火车票改签专用窗口前排队了。但因为三点多发车的另外两班都没有座位只有站票了,所以我还是乖乖地去候车室坐等我的G7077。

       因为是首发站,所以三点半的时候就开始检票了。上了火车坐定之后,我先给木木发了短信汇报了我的动向,并祝福她一切都好,期待和她的下次相聚。然后我给买了三点半汽车票的小猫发了短信,问她情况,并嘱咐她一定照顾好我的大侄女,也就是她的女儿。

周六我到南京的火车是G7014次,它从上海首发,中途就停靠昆山一站,然后直达终点南京站,所以只用时一个小时零五分钟。今天我回昆山的G7077次,中途要停靠常州、惠山、苏州,所以到昆山耗时一个小时又三十四分钟。我特地搭乘那班用时最短的火车,结果大约在常州镇江段的时候,我就幽闭了。然后我放着座位不坐,跑到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好在那里真有排气孔,我就地坐在排气孔下,靠在扶手上,口念“阿弥陀佛”,终于被我撑到了终点站。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虽然我看了天气预报说南京双休日两天都有雨,但由于周六我出门去高铁站的时候昆山大太阳,加上我实在没有折叠伞只有长柄伞,我还真就没有带伞。十一点二十五分就到站了,本来木木已经短信指导我如何乘坐又经济又快捷的地铁了,不想南京还真下雨了,还下得不小,我只能选择去打的。打的那地方很闷热,雪上加霜的是队伍贼长,我吞了一块德芙,同时我强大的意志力在那一刻爆棚,两点前我两腿站在了大地上,吸收了点地气,恢复了点元气。晚上,木木带了她的小朱来宾馆和我们相见,小朱除了和孙小霞用英语聊天的时候几乎都在朝我们谦和地笑着,我、小猫、一岚则在不用普通话交流的时候都在向小朱傻笑。后来木木的弟弟韦哥也来了,一聊聊过了头,都快十一点了才散。小猫带了女儿,所以一岚的先生将大房间让给了我们,所谓好心有好报吗。他们一夜睡得很安生,我们就惨了,我们房间的窗口下是一个菜场,竟然是一个菜市场。加之小猫为了保持房间空气的流通性上,在不知道窗外就是个菜场的情况下整夜都开着窗,而我在不知道小猫睡觉没关窗的情况下虽然被吵得无法入睡也没想到、根本没想到要去关窗。所以,前半夜我因为过了睡觉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下半夜好不容易入睡了人家菜场开始进货出摊了,哦,我的神哪。

由此种种,我颇担心我的回程。不想,正因为G7014中途停靠了三站,我反而没有幽闭,因为我觉得在停站上下客时车门是开的,空气不就流通了吗。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也许还有木木的功劳,木木唯恐对我们招待不周,不但在住宿和餐饮上考虑周详——下榻宾馆安排在玄武湖景区,婚宴设在紫金山景区,连喜袋也用尽心思——我的喜袋中除了喜糖,还有一付她从澳大利亚花了近十澳元买来的扑克。为了不浪费木木的良苦用心,从宾馆退房之后,我们打的到了白马公园,然后沿木栈道走上山的,好在事先请陆妈子帮我们把行李载上了车。到了琵琶湖,和早到的木木他们汇合,我们还去了梅花山看梅花。山中清新的空气,友人亲密的交谈,大约也最大程度地修复了我脆弱的神经。

小猫回了短信,说她们准点发的车,我大侄女哭闹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五点二十六分准点到的站,昆山南站不像南京站,南京站打的需要排个十分钟,昆山南站起码排个一小时。我决定去坐公交车,虽然途经高铁南站到环北路的只有一路车,不过不要紧,对于某法则的运用我已颇有心得了。然后五分钟后,我就看到了18路进站,我上了车,还坐到了座位。

欧宝和一岚先后发来短信,问我情况,我说正在公交车上,还坐到了座。欧还问我要了孙小霞的电话。这次托木木福,我大学毕业后首次见到小霞同学。小霞同学读书时待人接物的感性、对待自己生活的随性似乎没变,而她的变化,我感觉在于她的那些似乎没变的东西中变了——“感性”中蕴藏理性,“随性”中包含知性。相信在她的正面信息下,在欧的关心中,她顺利坐上了两点半发往常熟的车,和我在同一时间到达自己的城市。忘了让欧转达我们对小郭妹夫的谢意,又请我们吃晚饭,又载我们下山的,不过想想自己人应该不用谢的,谢了就见外了,欧宝,对吧。一岚夫妇买的五点半的汽车票回常熟,对于她的漫长的三小时车程,我建议她打个盹,并向她表示也许我们下周就能相聚。一岚似乎强烈希望我排除万难,同去李妈家。这时,小猫也终于排除万难给我回了消息,说我大侄女在车上睡了一路,睡得那个汗哦头发跟洗了似的湿光,肯定是给累的。

到家后,我先淘了米煮粥,然后报了几个平安。晚饭喝了一碗粥,暖阳阳的,开始写这篇日志。

晚饭的粥还有的多,明早用微波炉热热就能当早饭了。早饭问题解决了,可是我的外套问题怎么办哪?

昨天下午我去宾馆放掉东西之后,告别准备午休的小猫母女,去找一岚夫妇。我们下榻的宾馆不但就在玄武湖边上,还离商业街——湖南路贼近,一岚他们早到,都沿着湖南路逛一大圈了,连狮子桥那边的糖葫芦也尝过了。我们在凤凰书城碰头之后,去了隔壁的八佰伴。对于我这个生活在昆山,就一个商厦,好不容易碰到打五折,不想它还在东西一上柜时就内部标价比真实标牌价上调百分之六七十不等,这样的一个城市,来到六朝古都、省会城市的南京的一个商场,满眼看到冬装打三到五折不等,有的还折上加八点八或九折不等,营业员按按计算机,最后都显示一百多块的,那我还不像那掉入米缸的老鼠。于是,我立马买了两件,一件米色夹克,一件炭灰色针织T恤,刷了我三百一十八块。

今天傍晚从公家车下来之后,我又顺道去了我们单位传达室,拿到了那件我用我的钻石V3卡半价加包邮淘到的黑色棉衣。回家一试穿,哇靠,没有更合身的了,我忒满意了。

针织T恤要等天气暖和点再穿,那件夹克和棉衣,我先穿哪件呢,这是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